首頁 微博 微信

掃一掃關注“青島西海岸新聞網”
熱帖 訂閱RSS 手機APP 在線直播
文教 > 正文

中小學統編《語文》教材的四大變化

來源:人民網   2019-08-07 10:23:40   字號: A- A+

MAIN201908070903000589904008922.jpg

從今年秋季開學起,全國義務教育階段中小學的《語文》《曆史》《道德與法治》三個科目,將全部統一使用由教育部組織編寫的教材。在三科當中,統編《語文》教材最受社會關注。在此,我們邀請參與教材編寫的專家爲老師、學生和家長解讀其中的變化。

變化1

先學識字再學拼音

打開小學一年級《語文》課本,首先看到的是“我上學了”的欄目,在“我上學了”之後先編排了一個識字單元,之後才是拼音教學。這是統編《語文》教材的重要變化,即編排順序是先識字再學拼音。

這麽多年都是先學拼音再學漢字,爲什麽統編《語文》教材要改變慣例?統編小學《語文》教材執行主編、課程教材研究所研究員、中國教育學會小學語文教學專業委員會理事長陳先雲解釋,語文學習的目的在于學習語言和漢字,而不是拼音。這種變化非常清楚地定位了拼音與識字的關系,即識字是目的、拼音是手段。

從多年的實踐經驗來看,小學生先學拼音再學漢字的教學有一些問題。比如,小學生識字量少,學會拼音後,可以借助拼音讀文章。但很多學生偷懶,很多字即使會認,也不願意鞏固記憶,而是借助拼音讀字音。

實際上,我國的語言環境早已發生改變,生活中到處都是識字資源。比如,逛公園、坐電梯、乘火車的時候,父母都可以隨時隨地教孩子認字。可以說,現在學齡兒童對漢字的熟悉程度比拼音的熟悉程度要高,很多孩子入學前就已經在學語文、用語文。

調查顯示,90%的學齡兒童入學前都認識“天”和“人”,而80%的學齡兒童認識“地”。所以,統編《語文》教材在“識字”單元,呈現給一年級新生的第一課是學認“天地人你我他”六個字。“由他們熟悉的事物入手,可以提高心理接受程度,緩解學習語文的壓力,降低學習難度,減少畏難情緒。”陳先雲說。

當然,拼音的作用不能忽視。低學段的學生識字量小,他們借助拼音能夠閱讀較長的文章,尤其是一些方言地區,拼音對于學習普通話尤爲重要。此外,學生來自不同家庭,他們在入學前雖然認識了一些漢字,但對字義不一定理解,需要借助拼音,利用音序查字法查字典,待獲得一定語文能力後才能扔掉這個拐棍。因此,拼音的作用很重要,還是應該學習的。

變化2

大量增加古詩文篇目

義務教育小學《語文》教科書是傳承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載體,統編小學《語文》教材依據《義務教育語文課程標准(2011年版)》的要求和教育部關于《完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教育指導綱要》的精神,在弘揚優秀傳統文化方面做了一些努力與嘗試。

小學統編《語文》教材共編排了129篇古詩文,約占總篇目數的30%。其中,古詩詞112首、文言文14篇、古典名著3篇。除古詩詞、古代寓言、神話傳說、曆史故事外,還從《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弟子規》等傳統蒙學讀物中,選取符合當今時代特點、具有積極意義的內容。初中有古詩文132篇,也比以前略有增加,從《詩經》到清代詩歌,從諸子散文、曆史散文、唐宋古文到明清小品,均有呈現。

小學古詩文中,一部分是課程標准要求背誦的篇目,還有一部分是兒童在閱讀白話文時已經了解過的。比如,從三年級開始,統編教材每學期安排一篇文言文,如《司馬光》《守株待兔》《自相矛盾》,學生們對這些課文的白話文已經很熟悉了,所以在理解上不會有太大的困難。而且所選文言文的篇幅短小、文字簡練,有時候一篇課文只有三五句話,小學生學習起來不會覺得吃力。

與以往不同的是,小學統編《語文》教材大大加強了古詩詞的積累量。據了解,教材中除語文課程標准中推薦的75首古詩詞外,還選入了適合小學生閱讀、背誦的古詩詞540余首。這些古詩詞多數沒有以課文的形式出現,而是增加在課後的“日積月累”這個欄目中。該欄目的教學要求是讓學生背誦、積累,但對詩句意思的理解、對詩人表達的感情不要求掌握,等學生達到一定的年齡,便會自通其義,在生活、工作中自如運用。

在文言文的學習安排上也有所調整。以人教版小學《語文》教材爲例,過去,文言文是從小學五年級下冊開始編排的,而統編教材將文言文教學提前到了小學三年級。隨著年級的升高,逐漸增加難度和數量。

此外,小學統編《語文》教材還增加了很多成語、名言警句、楹聯、謎語、諺語、歇後語、蒙學讀物、文化常識等內容,以期通過積累一定數量的傳統文化,幫助學生打好傳統文化的底子。而初中的《綜合性學習》,則圍繞“友”“信”“和”等傳統文化關鍵詞,設計了一系列專題活動。

變化3

“主治”不讀書、少讀書

“現在語文教學的問題就是讀書太少,很多學生只讀教材、教輔,很少讀課外書,所以語文素養無從談起。”義務教育語文統編教材總主編、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溫儒敏認爲,“某種意義上,統編《語文》教材‘主治’不讀書、少讀書。”

據了解,統編《語文》教材把課外閱讀納入到了語文課程體系,抓住讀書興趣培養這個“牛鼻子”,大大增加了延伸閱讀量,努力讓語文課往課外閱讀延伸,往學生的語文生活延伸。從一年級到九年級,每本教材都有系統的書目安排,告訴老師、家長和學生在每個學段需要讀什麽書。七至九年級的每冊有6個單元,都包含閱讀和寫作兩大板塊。八至九年級每冊設置1個“活動探究”單元,突出任務性學習理念。

這套教材還重視多種閱讀方法的教學,包括默讀、浏覽、跳讀、猜讀、比較閱讀、讀整本的書等。如,小學低年級安排了《和大人一起讀》欄目,高年級和初中有《名著導讀》《古典詩文誦讀》等欄目。初中教材改“精讀”爲“教讀”,改“略讀”爲“自讀”。“教讀”課主要由教師講,舉例子、給方法;“自讀”課讓學生自主閱讀,加上課外閱讀,形成三位一體的閱讀教學體系。

教育專家認爲,學生要在語文學科上脫穎而出,應具備以下特質:具備良好的溝通交往能力;有一定的分析概括能力;書面表達有條理,能夠做到文從字順;養成讀書、看報的習慣。統編《語文》教材的投入使用,正是希望幫助學生培養這些能力。

變化4

強調語言表達能力

統編《語文》教材在強調閱讀的同時,還強調語言表達能力。這也是相比以往《語文》教材的一大重要變化。

統編《語文》教材每一冊的每一模塊都設置了“口語交際”欄目,突出對口語表達、溝通交往能力的培養,體現了口語交際的重要性。此前,2001年出台的語文課程標准曾首次將“口語交際”提升到和“閱讀”同等的地位。但十幾年過去,語文教學特別是小學語文教學上,這一塊內容仍舊比較弱化,教師教完課,在學生身上體現不出效果,令“口語交際”處于可教可不教的尴尬境地。所以,統編《語文》教材在編寫過程中力圖改變這種狀況,提升“口語交際”訓練的實效性。

以小學《語文》教材爲例。在“口語交際”內容的編排上,每冊編排4次(六年級下冊爲3次),其中1次以功能交際爲主,涵蓋了傾聽、表達和應對等口語交際目標。不同話題側重不同口語交際能力訓練。結合每一次交際活動,以小貼士的形式,單獨列出幾項要點提示,讓學生不但明確本次口語交際活動的目標和要求,還可以在自己的生活實踐中加以運用。

統編《語文》教材也重視書面表達,即習作訓練。以習作能力發展爲主線,組織獨立的習作單元內容,是這套教材體系結構上的重要突破。按照學生習作能力發展的規律,小學三至六年級每冊安排一個習作單元,聚焦習作能力發展的某一方面,加強習作在小學語文教學中的分量,使習作教學更具系統性、針對性和可操作性,旨在改變多年來語文教學實踐重閱讀輕習作的狀況。(周瑾言)

編輯:劉亞會

更多新聞!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青島西海岸新聞官方微信(xihaiannews)

新黃島
西海岸新聞
廣播頻率 FM926 FM957
電視頻道 新聞綜合 生活財經
論壇 新區民生 新區鎮街 房産樓市 車友之家 求職招聘 美食美客 旅遊攝影 社會萬象 電子競技 征婚交友 愛心公益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法律顧問| 維權指引| 廣告服務| 合作單位

© 2011-2019 青島西海岸新聞網版權所有 魯ICP備15015871號-10 魯公網安備 37021102000031號 工信部備案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