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棋平台/月漫紗,憶千重

幽月朦胧韻,飄渺垂漫紗,恬靜凝明眸,落墨書詩語。繁星璀璨輝,銀河載香帆,輕舞霓裳翩,雲裁錦夢幽,月漫紗,憶千重。唐詩宋詞靜默賞,伏案夜色如水,入卷文字沁芳。

——題記

月漫紗,憶千重。花香漫拂,幽月漫紗,朦胧隱映,遠處群山蒼霧茫茫,依水而眠,靜靜地融入夜色中。

聽一曲樂曲,在一卷書卷裏徜徉觀賞,幾多故事,幾多憂愁,幾多歡笑,輕輕地在書卷裏盈盈如身臨其境。一段句子,深深體會,一篇美文,笑顧其間,時而高山流水,潺潺流淌,春花燦爛,芬芳滿溢;時而清愁萦繞,伊人惆怅,在主人公的歡樂與悲傷中思逸翩翩,在美景如畫的山水間流連忘返……
在書中一邊觀看,一邊思考著自己走過的路,偶爾會感覺身邊朋友們的故事和書中相像的地方,也會遐思飛翼,如置身其中觀看欣賞。在幽靜的月色中回憶漣漪,文字飄香,悠悠碧水,巍巍群山,飛花飄舞,盈滿袖香。

一輪明月高高挂,一杯清茶慢慢品,月漫紗,茶馨香。靜靜聽一曲樂曲,在美妙的的韻律裏陶醉,遐思翩翩,仿佛有吹笛的白衣翩翩身影飄逸而行,慢慢遠去,就像夢一樣,好像前生舊相識,聞笛音袅袅,幽幽千縷,流霞描繪黃昏夢,夜色闌珊畫夢塵。

輕舒卷,揮墨醇,伏案書卷。幾許歡樂,幾許悲傷,幾許失意,幾許輝煌,淡淡凝卷,歲月的沉香在筆尖滿溢芬芳。往昔舊夢輕輕遠走,年華遠逝,淺筆書寂寞,落墨寄惆怅,幽月淡淡韻,往事悠悠遠。

月漫紗,憶千重。風拂昙花夢,舒袖藏暗香。明眸如水,飛瀑青絲,柔柳扶風,追憶似水年華,歲月裏執筆揮墨感言,輕盈婉約在筆尖輕吟淺唱,走過歲月芳華,讓墨香在時空萦繞回蕩……。

月漫紗,憶千重。伏案書詩語,揮卷賦新篇,月下拂韻律,花前吟溫婉。往日舊事漸漸模糊,舊事隨風遠,馨韻淡墨痕。

舉杯邀明月,幽曲奏絲弦,明眸入卷賞,細數爛漫馨,緣來緣去如流水,去留無意總關情。留一份永恒的美,讓歲月的沉香彌漫在歲月的長廊,讓墨香飄逸在時空,輕載歲月裏的點點滴滴的溫婉。

走過山一程,水一程,天涯何處覓,落花掬浮沉。在淡泊甯靜中徜徉人間美景,留一份恬美,在心間保留一份風輕雲淡欣賞人間美好,譜寫人間佳話!

山閑雲飄逸,水清月晶瑩,捏花風含笑,掬水月在手。如若愛請深愛,如若不愛,請放手,以優雅的轉身,走過不屬于自己的風景。

紅塵婉約漫逍遙,心隨夢動雲飄逸。千年輪回賦詩韻,一箋素卷寄思語。歲月如詩,年華似水,歲月的長廊彌漫著沉香,淡觀花開花落,靜觀雲卷雲舒。

往事隨風,月色幽靜,伏案落墨舒卷,無語對月惆怅。眉間聚情愁,經年流轉,芳華漫度,落花翩翩舞紅塵,詩意朦胧蝶飛雨。

月漫紗,憶千重。笑顧落花舞,白雲隨風飄。奏笛幽弦韻,漫步幽景怡。花飄飛,醉聽清風枕雲眠,黃昏景,群山挽霞依斜陽,月色醉清風,暮色漸濃,寄語夕陽,約誰共度?

月漫紗,憶千重。輕載香帆蕩竹海,懷擁山水詩意綿。流雲聚散任西東,淡泊甯靜自安然。彩虹映天邊,夕陽美如畫,墨香繞華夏,筆凝綻繁花。時光如水,歲月如詩,恬靜凝思逸,落墨舒詩語,漫步歲月凝芳華,往昔淡淡遠去。

流年似水,飛花如夢,倚窗聽雪,詩意在心間凝聚。

在人生的路上,圍棋平台們每一天都在經曆,也許悲傷和失望如影相隨,要勇敢面對,風雨之後就會有美麗的彩虹在天邊燦爛。

默默在心間譜寫一條心路,不斷進取,就會有新的曙光,收獲美好的未來!

月漫紗,憶千重。往昔如夢,紅塵寂寥,展紙揮灑,舒卷凝章。

感時花濺淚,月垂漫幽簾,深杯斟美酒,對月盡傾杯。

風清邀明月,寄月寫相思,絕美的故事,蕩漾在心的方舟搖曳香帆輕輕回蕩。吟詩賦對,流逝的時光,回蕩著歲月的沉香,往昔的美好在心間凝聚生花,隨風遠去的是輕飄飄的時光。

月漫紗,憶千重。許我一段時光,在心海悄悄的種下一束心香,在歲月的河流滿溢芬芳,載著我的詩夢在心海搖曳回蕩。將一脈深情,變成瘦筆凝花,溫婉涵芳,幾多惆怅,都微笑向暖。找尋心的港灣,醉對風月,清詞詩婉,賦詞成章,寫下人間佳話,漫步詩意年華。 

秋風,清涼,是一葉菩提的潔淨,輕輕拂落,飄落在我們心中的塵……

——題記

風吹過的巷口,是什麽拖來了季節轉涼的聲音,微微的聲響,是心的淺淺顫動,還是,秋雨的輕聲嘀嗒?

遠處,誰在說,一場秋雨一場涼,我靜立窗前,等待一幕秋陽,溫暖這涼冷的時光。

閉上眼,輕嗅,一季丹桂,又在飄香,秋,莞爾淺笑,我的眼前,時光,依舊靜美如詩。

與秋相牽,緩步行走,安靜聆聽,是一曲風的低吟,吹來,一絲清愁淺繞眉。一縷風拂塵,是塵落地的嘶喊疼痛驚醒了你微籠的夢?還是,你輕閉的雙眸被風輕觸,恍然清醒?

不說風過無痕處,觸景且生情。你的夢裏,煙雨朦胧,你的筆下,安甯如水。你在光陰下輕輕揮寫,你在心裏默默訴說。聽,此刻,誰又在風裏念著,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九月裏,該是有我回望的目光吧!時光的手太輕快,你看,只是一個不經意,時光便拖著我馬不停蹄的向前,你呢?此刻,你的耳邊,是不是也聽到了哒哒的馬蹄聲?那是光陰又在跳躍了,昨天,今天,又一天……

人說,回憶是一張泛黃的書箋,你可曾瞧見,那書箋上記錄著的斑駁文字,那被時光日複一日地碾著的故事,又是從哪一年過渡到了如今,此時,懸挂在你嘴角的是笑,還是淚?

光陰在流轉,往事又蹉跎,可是我們,竟找不出一個理由去埋怨歲月薄情?其實,誰又能說得清楚,是歲月抛棄了我們,還是我們遺忘了歲月?

我用端坐的姿態靜坐在光陰下,靜靜地看,靜靜地念,恍神間,時光就在我緊握的杯盞中,在我的凝思發呆中悄悄溜走了。

腦海裏,似是有一條鋪滿青苔的小徑,荒蕪卻滿載著舊時的回憶。一直以爲的人事俱在,突然,在某個黃昏,細細回想,早已人成各,今非昨。

不知從何時起,喜歡上了望風而歎,歎息些什麽?是一枚葉從枝頭跌落的疼痛,還是光陰在我指縫中走失的薄涼?一直不願過多回憶,可是此刻,我還是忍不住想要記起些什麽?安靜回望來路,回憶,還是像無聲電影一般不斷放映,指尖兒上的光陰,還是悄然無聲在變舊,你的華年似水,我的今朝不複,穿過老去的光陰,如今,誰還能依舊不忘初心?

再回眸,笑裏有淚,卻無關風月,無關冷暖。

白落梅說“浮雲吹作雪,世味煮成茶。”這句話裏,像是透著洗淨鉛華的味道,淨而靜。

信嗎?或許,每個人的心裏都裝滿了沉甸甸的故事,行走著,也遺忘著,不去問,你的故事裏曾有過誰?我的故事又該訴與誰聽。

很多人說,相逢是緣,我卻想說,其實,“懂得”才是最美的緣。

在這世間行走,誰不曾用心尋找過一個“知惜懂得”的人。如若彼時,光陰依舊如昨,我遇見你,你懂得我,是不是就不會有埋怨和憂傷,不會有揮手兩相忘了?

友說:“一念花開,一年花落,誰又能真的懂?”我默然微笑,不說“懂得”,我們都懂,想要真正“懂得”有多難。想象,如果有一天,一切荒蕪成塵,飄散如雪,誰還會去問:“你是否懂我?”會嗎?我想,應該不會了。或許,我們都該相信,我們不懂的,時光未必不懂。那些所謂的無可奈何和手足無措不妨都交付給時光,給自己一個無謂的理由,也許,終會有那麽一天,我們的疑問和迷惑會得到最好的解答。

記不清從哪裏看過這樣一句話:“最愛芳香何處,花落菩提深深,隨緣即應,落花潋滟。”還是情願一切隨緣,隨緣而行,隨行而遇,隨遇而安,隨安而樂。

用一顆靜若菩提的心,去看,去聆聽,看世態萬千,聽笙歌婉轉。此時,你緊蹙的眉頭是不是被撫平了?你的內心是不是安靜了?你的眉間是不是有笑了?是誰說過:“菩提洗淨鉛華夢,世間萬象本爲空。”如若一夢繁華,醒來卻是虛空,如此,爲何還遲遲不肯放下?

陽光明媚的午後,獨自行走間,回憶清淺掠過,你說:“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我凝眸淺笑,在心裏輕輕附和:“許我一剪菩提光陰,伴我靜好流年。”

秋風,清涼,是一葉菩提的潔淨,輕輕拂落,飄散在我們心中的塵。我合十手掌,祈望,在心裏種下一棵菩提樹,讓時光簡靜如初,讓心,也玲珑如一枚菩提的淨,願歲月安好,圍棋平台亦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