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遊賬號注冊,爭于朝露,熏風瑤影

 華夏的史冊有著失落的一頁。
微風細雨,泣音慕慕。殘夜夢影,冉冉燭光。夢的深處,誰人怅惘神傷?挑燈前往,是“自古紅顔爲禍水”的哀愁嗟歎。回溯,回溯。掬起手中夢的清泉,揮舞一根心靈的火把,去照亮屈膝在曆史陰暗角落裏的伊影……
夢泉流淌,流往春秋的烽火塵亂。昔日的溪水依舊清澈,依舊靈動。只是溪邊少了一位浣紗的越女在低吟深唱。無從知曉,西施有著怎樣的嬌容,竟可在舉手投足間沉沒了一代霸主和整個吳國。當勾踐複國的戰火燃遍吳國,當伍子胥挖下雙眼後的預言全部兌現,那是夫差“縱虎歸山”的愚蠢,是近小人,遠賢臣的昏庸。這一切亦是必然。可爲何,那一直陪伴在夫差左右不離不棄的紅顔,在所謂文人的歲月讴歌裏,不成知己卻成喪國的根源?不得而知…
從天滑落的晶瑩是黯然已久的淚滴,殘落地上,打碎的不是長夜的寂靜,而是“沉魚”嬌娆的容顔。
泉水流出春秋的戰火,塵亂在落地之時凝聚成一首《秦殇》。垓下還是荒涼的垓下,烏江還是咆哮的烏江。只是玫瑰叢中多了一方埋葬冰豔的孤冢。淒婉的曲調,深情的淚眼,隨著沉寂千年的硝煙不複存在。當日的四面楚歌,唱的是狂傲自負的霸王。十面埋伏,圍的是一個不聽谏言的昏主。但軍帳裏柔美的舞步,交融著沁人的月華,在項羽眼中彙成一個個動人的音符,奏出的是虞姬千百年來不曾變更的真愛。虞姬用自刎來演繹這曲本應名爲“至死不渝”的悲歌。可爲何,世俗的年輪卻將它碾成“紅顔禍水”的淒律?不得而知……
玫瑰凋零的火紅並非三月的煙火,那是虞姬泣血的雙眸掉落的傷,搖曳風中,淩亂成一張隽永秀美的圖。
淚別秦殇,泉水又浮成一場名爲“開元頹落”的潮降。馬蹄飛揚的塵土已在歲月的流逝中化作一層沉重的赤紗,湮沒了貴妃甜美的笑靥。曾經嫣紅似桃的雙唇在盛唐的哀歌中崩裂成片片落桑,飄飄蕩蕩。這是“玉環”輕解的羅裳,沒有絢麗,沒有華彩,有的只是一聲無奈的輕歎。難道她不能有愛嗎?雖然她愛上的是君王,就該將那安史的塵亂,盛唐的衰亡獨自承受嗎?她只是追求一份至情,即使痛苦,即使孤獨,她也勇敢地去愛了。可爲何,世人不去指責那懦弱腐朽的君主將相,而是將她流傳成千古禍水的疊影。不得而知……
當夢泉遠離開故土,流成愛琴海上洶湧的浪潮,希臘戰船正全速進發,特洛伊城下“爲愛而戰”的十年堅守拉開序幕,這是帕裏斯對海倫深愛的信仰。即使終被木馬屠城,即使結局注定悲慘,但這份信仰已在史頁中沉澱爲永恒的愛典。可爲何,西方文明裏的高貴王子能毅然爲愛挺起高昂的頭顱?九遊賬號注冊已明知……
自古男重女卑,自古紅顔禍水,華夏文明有著悲哀的一頁。多少次,所謂英明的將領在戰亂的時候將曾日夜相伴自己的妻妾斬殺爲食。多少次,無能的君主在風口浪尖處用女子的生命換取自己一時的苟延。堂堂七尺男兒身,可動天,可撼地,卻將所有的苦因推往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身上,那是無能者的無恥,是封建世俗的醜陋,是對女性的亵渎!“紅顔禍水”,中華史冊上又有哪一個名字可以擔起這背後的冤屈?誰也不能!
我感慨。
在摒棄醜陋後,那一張張容顔依舊嬌豔,那一雙雙澈眼仍然潋滟,她們在我腦海中鮮活成華夏文明的斑斓光亮,如詩如畫,醉人心弦…
我敬畏。
紅顔不是禍水!

于櫻海,月下撫琴,靜守紅塵一隅,彈盡雪月風花,許你一場傾城戀,洗你一世紅塵憂。紅塵如夢,情也悠悠,飛紅萬點谧清眸。
  一捧情思,一阙癡語,拂袖撫琴,譜一曲相思引。漫步櫻海本無心,卻獨醉你夢中,驚悸了我的凡夢,一眼情鍾。攜一縷春風,裝飾你的半簾幽夢,將前世的眷戀盈入瑤琴,譜就一曲驚豔時光的梵音。琴聲悠揚,拂去曆史塵煙,循著愛的歌聲,沿著情的足迹,淺拾我生之初的情愫。
  一案瑤琴,依稀記得那個優美曼妙的身影,明眸善睐,娴靜柔美。襲一身曳地長裙,纖纖玉指,抒就天上人間的梵音。將永恒的愛情呈現出詩情畫意。遇見你這樣的一位玉人,注定爲你忘乎所以,不去問櫻花何時凋敗,是不是值得等待;墨染流年的思緒,不去苛求完美愛的結局,因爲我知道,遇見你這樣的一位倚在時光裏的女子,是宿命。與你邂逅怦然心動的瞬間,一筱琴音溫婉綿長,零落的花瓣散發著淡淡的幽香,映出雪樣清麗的模樣。
  是誰在忘憂川前輕呤淺吟,“任憑殘香鋪滿落,淚灑花箋無以顧。韶華彈指芳菲暮,身陷紅塵誰與度?”噢,那不是我日夜思念,害我眠淺的女子嗎?凝眸水之湄,打濕了你的水衫羅裙,漣漪了我微妙的情愫,透視了我心孤獨。我曾以爲的靜女其姝,搔首踟蹰,也只不過是給了我一個回望的角度,讓我可以看看來時的路。從未奢求過有地老天荒、海枯石爛,只願望穿秋水後還可以瞥見你的傾世容顔,在心底深戀。
  草色煙光殘照裏,無言誰會憑闌意。溫柔的少女,是你給了我昔日最美的回憶,于是在不經意間,總會習慣性地憶起。不可否認,昔日的回憶,在時光的轉角,歲月的軒窗,賦予了月思築紅塵,紅塵思無顔的希冀;荒亂的流年裏,當思念的風來襲,喚起了春夏秋冬的旖旎;我的世界裏,一草一木皆成了別樣的風景。或許,今生的相遇,是不經意,也是早已安排的天意。
  似水無痕,俯看這一地的回憶,我願陪你萬世輪回,將歲月輕柔,哪怕幸福只是短暫的停留!情海無邊,回頭怎是岸?花期如潮,風花雪月的飄渺,我不希望看到晶瑩的淚珠挂滿你的眼角。遙遙相望裏,晨鍾暮鼓的念,我獨自難成眠!碧雲天,黃花地,執筆輕研,任相思缱绻;可不可以借你一雙皓腕凝脂深情的手,爲你彈奏,塵封住,相識的那一眼凝眸,玉指翩然,傾瀉一曲菩提清音,伫立成一世風景。一曲《鳳求鸾》,弦筝吟唱,曲水流觞,搖曳著一簾芬芳,如癡如狂!
  一紙素箋,一墨流年,依著文字的馨香,任心事流淌,在生命中淺漾,描繪一段清寂時光。掬一捧輕盈素淨的櫻花瓣,宛若玉蝶,漫過原野,鋪在情田,別在經年素箋,見證海角天涯的想念。琴弦搖曳,綻開綿長的牽念。
  煙雨江南,只一眼她笑靥如花,傾盡天下,萬頃碧波,凝神思忖,從此,愛上的女孩都像她。最初的執念,逃不出早已布下的劫緣,于是,思念,泛濫于每一個岑寂的黑夜。殊不知,忘憂川前,我仍一意孤行,苦等你這溫婉美人赴我們最後的約。
  今夜,請允我附庸風雅,彈一首思伊的幽夢戀曲,撫氤氲風塵的雅琴,找回當初的韻律,把一首隨思而感,隨情而淌的櫻海戀歌響徹在僅屬于你九遊賬號注冊的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