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博彩信譽賭場_寫不完的十八歲

不知什麽原因,素來喜歡下雨天,喜歡雨中淡淡的迷離,也喜歡靜處雨中接受穹煙的洗禮。熱門博彩信譽賭場猜想或許是因爲家處偏南方地區,從小向往煙雨江南的那種感覺所至吧。因此,我也更鍾情秋天的雨多一點。秋天的雨,淅淅瀝瀝,點點滴滴,一下就是好幾天……

喜歡一個人靜靜的聽雨,傾聽那溫婉細膩的音符在窗台躍動。又恰逢一個雨季,我便輕倚窗前,看著那盆在雨中浸沒的菊花獨自感傷。然而,被風一吹的窗戶驟然響起,頓時驚擾了我的沉思。我猛然回過神來,朝遠處的山眺望開去。遠處的山,一座挨著一座,又被霧霭層層包裹,像是覆蓋了厚厚的冰霜,又好似素紗遮面的仙子,若隱若現,甚是缥缈,耐人尋覓。也不知什麽鳥時不時飛進那林子裏,一眨眼便消失不見了,也許是它們厭倦了豔陽高照,想在此歸隱一時。更或許是羁鳥戀舊林吧,無論何時,終該有個歸宿才好。

一抹煙霧遮蔽了我再去細細窺看它們的目光,不得不由遠觀而轉爲近看。雨千絲萬縷的落下,筆直的線條卻顯得纏纏綿綿。“春街小雨潤如酥”如果說,春雨是一位情窦初開的少女,溫婉典雅,滿懷浪漫。那麽,秋雨無疑是一名多愁善感,思緒萬千的怨女,略顯得成熟卻極其愁怨,令人疼惜不已,也不知博得了多少失意才子的鍾情?“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何等煽情;“西來秋雨扣窗棂,小寄哀思痛訴情”何等淒清;“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何等悲寂。秋雨曆來都是文人墨客抒發離情愁緒的代表,詩情畫意滿目悠然,淒美而又有些傷感。

站得久了,腿腳自然有點發麻,撐起傘決定去屋外走走,也想與這雨來一次親密接觸。院子裏積滿了水,剛一邁步,便被打濕了雙腳。即是如此,怎能擾亂我動情的腳步,我索性脫掉了鞋子,光著腳丫子走水。秋天的雨真有點涼,也可以說是冷吧!不過,脫都脫了,又怎麽好意思穿起來呢?雨隨著屋檐順流而下,乍看,像是爲房屋挂起了水簾子。落在地上,又濺起一朵朵晶瑩的小水花。我挪步准備走出院子,地面的積水又泛起細小的波紋,一圈圈,一層層的排開,似乎一件美麗的水紋花衣不甚落在了地上。

走出院子,的確空曠了許多,深深的一口呼吸,嗅一絲甯靜淡泊于心。空氣裏微微還蘊含著被雨水洗淡的桂花香味,大概這場雨後,它又該與世無爭了吧!此時沒有古巷令我去穿梭,只有那一條熟悉的泥濘小道向村外延伸,隨後又消失在某個轉角處。即使如此,我還是不禁想起了戴望舒那句“撐著油紙傘,獨自彷徨在幽長幽長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著一個丁香一樣結著愁怨的姑娘”的淒美詩句。大概我也有過美好的祈盼吧,然而此時,我只是希望,能有個人陪我說說話,或者看看雨就夠了。可是放眼望去,孤身一人在雨中久久靜默,冷漠淒清又惆怅,可又不願匆匆離去。

雨夜似乎從來都很壓抑,晚上的雨顯得特別單調,我也找不到任何的景物去映襯它,像是滄桑的老人在獨拉二胡,哀怨沉重又淒涼。而我呢?伴著秋風,聽著雨聲,睡死夢鄉......

黎明拉開黑夜的帷幕。我依舊打開窗戶,雨仍滴滴答答下個不停,當我的目光再投向那盆菊花,不禁發現盆裏已有了落片。輕輕伸手,接過一捧雨滴,任絲絲溫柔在指間溢流滑落,冰冷了我的毛孔。也許是醒了,也許還在夢裏,當我淡然一笑後又陷入了沉思。

 十八歲的歡笑,十八歲的憂傷,十八歲低沉的眼淚,十八歲的種種……
  笑容或眼淚,幸福或悲傷,都已被這一年的雨季模糊了焦影,十八歲的悲傷總是特別多,或許認爲自己什麽都懂,亦或許覺得自己什麽都不懂,就這麽毫不反抗地讓悲傷籠罩了自己,
  別人都不懂十八歲的我想要的是什麽,最害怕一個人,卻每天都要一個人,一個人面對心底裏隱藏的某些東西,夾著惆怅和一去不複返的昨天,浩浩蕩蕩地穿越我單薄卑微的青春。每一次,我都不厭其煩地回頭張望我走過的日子,伫足,然後,時光和開心都狠心地扔下我,轟轟烈烈地追逐著自己的腳步,
  我寫不完自己十八歲的點點滴滴,也編不完對十八歲的所有願望……
  我好喜歡回頭張望自己走過的路,盡管每看一次,心都會被拉扯出止不住的疼痛,喜歡在黑夜裏,閉上眼睛懷念著某一個人,或許只有在如此暗淡的夜裏,我才敢這麽肆意地想念,想象著自己未來的成就與幸福,但從不曾想過那幸福會與我有關。
  倘若時光能倒流,也許每個人都會說“我想回到,我希望回到,”但我不會,我不會選擇回到過去,盡管在從前的某一地點,某一時刻,我是很快樂,很幸福,也不曾想過回到那一點。這麽的輾轉反側有什麽意義所有的快樂與悲傷也只不過是平分秋色而已;或留戀、或忘記;只是在這過程裏,心會被回憶莫名地絞痛,時間久了、便習慣了、然而——也被潛移默化了,
  有些想說的話,放在心裏就好了;有些幸福的過往,讓它走過久算了。不管是愛情還是友情,最在乎的一方,往往都是傷得最深,輸得最慘的一方。盡管知道是這樣,也常常忍不住偷偷地在乎著、想念著,但也只是偷偷的,這麽拼命地掩飾,我只是爲了保護自己那點點卑微而早已被別人冷落的自尊。
  我的自尊被他們撕得零零碎碎了,最後,卻是自己一個人無力地蹲下,一片一片撿起,像拼拼圖一樣拼好,之後,再用冷漠把自己包裹起來,明明心裏並不想這麽做的,卻偏偏把謊話說得那麽冠冕堂皇,曾經他說“我們會是永遠的好朋友”我就真的以爲我們會是永遠的好朋友,曾經她說“我不會離開你的”我也就真的以爲她不會離開我了。而現實卻用最刺耳的聲音告訴我,我是個白癡!!而我、卻還慢條斯理地安慰自己“沒關系,習慣就好”.
  可是,我覺得自己的自尊心被她們拿在手裏,丟到地上,摔了個粉碎。那種痛開始層出不窮,一點一點蔓延,我,只是恻然——
  我的十八歲真的是個多雨的季節,我卻那麽喜歡雨,那麽喜歡著暗涔涔的天;我想在這陰暗的世界裏躲著,更肆意地希望大雨將我徹頭徹尾沖洗一遍,把那不該有的憂郁都沖去,但卻不曾這麽做過。因爲我的朋友比我還要擔心我的身體,他們從小聲地關心我,到提醒我,最後到警告我,都在說“一定要注意身體,一定要按時吃飯”所以啊!!我不能那麽自私,不能老是讓他們擔心,我要好好聽話,因爲我怕他們也會像某些人一樣狠心地丟下我,不要我。因爲我叛逆,我任性,我不聽話,
  我無法把她們對我的關心表達地琳琅滿目,但只有在他們的面前,我的悲傷才顯得那麽淋漓盡致,因爲她們了解我,我是幸運的,雖然我丟失了心裏面很重要的東西,可她們是我最重要的朋友,她們陪我成長,關心我,幫我,她們對我那麽好、那麽好,讓我如此依賴,盡管不在熱門博彩信譽賭場身邊,但卻從來不曾覺得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