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valid argument supplied for foreach() in /www/wwwroot/fanmulu/mulu2019/resource.php on line 18
浙江快三,浙江快三皇家app,浙江快三有限公司_-招才貓招聘網✅✅✅

招才貓招聘網✅✅✅

/假如韓信是企業高管

 在公司中,一旦上級領導認定“你從一開始就沒安好心”或者“別以爲不知道你在打什麽主意”,這種“逼反”效應就已經開始發酵。

  漢初韓信被殺的故事爲人們所熟知,關于他是否真要謀反,學界卻一直有爭論。不管真相如何,淮陰侯韓信以謀反之罪被呂後用計殺死在長樂宮,則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如果從組織與管理角度反思韓信是否謀反,爲何謀反,倒不失爲一個有價值的案例。

  對韓信在楚漢相爭中的重要作用,人們都清楚。當韓信擁有重兵之時,如果謀反易如反掌。

  第一次,是劉邦在荥陽與項羽苦戰之時,韓信掃平趙、燕、齊之地,已成一方諸侯之勢。于是,他請求劉邦委任他爲假(代理)齊王。劉邦極爲不滿,但在張良、陳平的提醒下,稱“大丈夫定諸侯,即爲真王耳,何以假爲!”直接冊立韓信爲正式齊王。項羽的說客武涉爲韓信分析當時的形勢道:“足下右投則漢王勝,左投則項王勝”,建議韓信擁兵自立,形成三分天下之勢。而韓信感于劉邦“解衣衣我,推食食我,言聽計從”之恩,拒絕了武涉的提議,全力支持劉邦。

  第二次與第一次基本同步,是齊人蒯通以相士角色策動韓信自立,理由與武涉完全一樣,也是“足下爲漢則漢勝,爲楚則楚勝”,稍有不同者是蒯通建議由韓信自己來建立最高政權,令“天下之君王相率而朝于齊”。但韓信同樣不忍背漢,史載此時的韓信“自以爲功多,漢終不奪我齊”。

  第三次,是在垓下滅了項羽之後。劉邦改封韓信爲楚王,“漢終不奪我齊”的一廂情願,變成勝利後即刻就奪走了齊的冷酷現實。這時韓信依然擁有謀反的實力卻沒有反,很有可能他覺得楚王也是王,“待遇不變”,更有可能他認爲服從和示好可以解除劉邦對自己的戒備。

  第四次,是在劉邦巡遊雲夢之際明顯表現出對韓信的敵意。此時韓信如果造反,仍有一定實力。但他猶豫了,而且殺了項羽亡將鍾離眛以表忠誠。沒想到劉邦卻以謀反罪把他抓起來,使他說出了兔死狗烹、鳥盡弓藏的名言。但這次謀反的證據實在不足,劉邦雖然無賴,也多少有點不忍之心,于是赦免了韓信,把他降級爲淮陰侯。

  最後一次是陳豨謀反,劉邦親征,史書言之鑿鑿稱韓信與陳豨勾結,呂後用蕭何之計殺了韓信。

  韓信謀反的指控是否靠得住,得由曆史學家去考證。即便韓信最終謀反是真,作爲管理者,我們更關心的是,韓信是如何一步步走上不歸路的?當代公司運行中,總會遇到高管團隊的變化和調整,甚至會有內讧和分裂,企業怎樣才能避免掉進高管“叛變”的陷阱?

  學管理的都知道皮革馬裏翁效應,這一效應最簡單的表述就是“你希望什麽,就得到什麽”。人們一般從積極意義上理解它。但韓信的案例告訴我們,皮革馬裏翁效還可以表述爲“你恐懼什麽,偏偏就會遇到什麽”。劉邦最擔心的是韓信謀反,這種擔心會導致他“無中生有”,即便韓信沒有謀反,也會按照他將要謀反來對待。在這種心理支配下,對方越表示沒有二心,上級就越懷疑他是僞裝。韓信殺了鍾離眛並不能取信于劉邦的原因,就在于你既然忠心耿耿爲何先前要窩藏該人。現在我要收拾你,你才殺了鍾離眛,說好點是你不打自招,說不好點是你用心更深,橫豎都是你靠不住的鐵證。現實管理中,高層的成見一旦形成,下面不論做什麽都會“驗證”這個成見。以韓信爲例,即便他做得更多,劉邦找不到他追隨漢王以來的破綻,也有可能認爲他從一開始投奔漢王時就是項羽派來的奸細。在公司高層的內讧中,一旦認定“你從一開始就沒安好心”或者“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麽主意”,這種“逼反”效應就已經開始發酵。

  上級一旦對下級起疑,下級就有可能洗不清。劉邦除了懷疑韓信,還曾懷疑過蕭何,只有張良以辟谷修道的方式避開了這種懷疑。當蕭何奏請開放上林苑讓無地農民墾種時,劉邦就把蕭何關進大牢,理由是蕭何“自媚于民”,收買人心,只是在王衛尉的質問下才放了蕭何。有些不明就裏的學者,贊揚蕭何強買百姓田宅的自汙行爲,認爲這可以解除劉邦的疑心,其論誤矣。劉邦之所以放了蕭何一馬,關鍵是蕭何始終沒有插手軍務,在軍隊中沒有任何影響。假若蕭何是軍功起家,那怕有十個王衛尉爲蕭何鳴屈也無濟于事。至于秦時王翦請求“美田宅園池”以去秦王之疑的舉措能夠奏效,關鍵在于當時秦王正在用人之際,且王翦的田宅來自秦王恩賜。如果王翦是自買田宅,恐怕適得其反。所以,如何跳出謀反陷阱,前提是君主要給出不是陷阱的生路,而不在于被猜忌者的表白自保。在這方面,做得最好的就是宋太祖“杯酒釋兵權”,但這種案例太少,而韓信式案例則屢見不鮮。

  韓信謀反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在他最有實力謀反時,他最不想謀反,反過來,隨著一次次地實力削弱,他的離心傾向越來越強烈。如果從決策形成機制看,陷身于利害沖突漩渦中的權衡和選擇,反叛者並不是在自身力量最有利時發難,而往往是在自身已經陷入絕境時的孤注一擲。是否擲出最後的籌碼,不在于你有多少本錢,而在于是否陷入絕境的自我判斷。由此再進一步推論,中國古代的兵法十分看重“窮寇勿追”,圍困也要網開一面,目的就在于不要使敵手陷于絕境。那麽,在內讧中,如何把握“留余地”和“給出路”的分寸,就是至關重要的判斷。而建立“商人式分手”的契約(那怕僅僅有分家式的模糊默認),則是杜絕反叛、走上正常組織分化的制度保證。

  由此可見,促成韓信式謀反的條件有二:一是上司對下屬的失控恐懼;二是下屬對自己的絕境恐懼。上下雙方對這種恐懼的判斷,心理因素要占主導地位,往往是一種腎上腺素作用的表現,並非深思熟慮的理性判斷,即便有理性權衡也不起決定作用。這種決策,是不能用數理方法求解的。

  推而廣之,有許多具體管理舉措,如果從“恐懼”角度考察,就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其要害所在。例如,某些績效考核的方法,究竟是出于激勵員工的願望,還是出于防範員工偷懶的擔憂,或者在激勵和擔憂中各占多大比重,就值得重新思考。即便是最富有建設性的戰略設計,究竟是出于事業發展,還是出于對威脅的恐懼,也需要認真掂量。

金明叔長得很像俄羅斯總統普京,他的職位卻是中國最小的官——居委會主任,但是他卻是最有能力的官,起碼我是這樣認爲的,因他的人脈好,那些當官的如果碰到棘手的事搞不了,常有求于他,因此聚會時,他一來,大家都喜歡調侃說他是普京來了。
金明叔是我父親三十多年前認識的,以前他家裏比較窮,在部隊回來時,家裏幾乎沒有什麽屬于他的東西,就連父母養在家裏給他娶媳婦的豬都被他的兄弟給賣了,這本來是件非常傷心的事,但是他沒有計較得太多,去年他到我家時母親對他再次提起這件事時他說,“因爲那時確實是太窮了”,提起這件事時,都可以看到他會顯得有些傷感。
窮則思變,他的腦子比較好使,後來在他的嶽母的介紹下,他開始了從事販賣小豬的生意,在八十年代的時候,我們這裏交通不方便,吃的豬肉基本上是靠本地的,爲此,養豬的人特別的多,做豬販的人也不少,做豬中人那時候也算是一門職業,我父親的就是做豬中人的。
認識他的時候,我大概只有七八歲的樣子,父母爲人熱情,所以有很多豬販們喜歡在我家裏就餐,吃得都是薩茶(直接把粥放到擂茶裏面),明叔的性格比較直爽,所以在衆多豬販中我對他的印象特別的深,直到做豬販這門生意悄悄地在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下完全消失,我都會偶爾地在父親的面前提起過金明叔。
後來從父親的嘴裏知道了金明所從事的職業爲村書記,也在街路上碰見過他,但是我幾乎沒有跟他打過招呼,原因就是認爲他可能忘記我了,後來在街上我也跟他打了兩次招呼,也許他沒有聽見的緣故,他沒有跟我說什麽,再後來,他也答應了一聲,表情卻顯得有些冷淡。總之,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跟他打過招呼了。
以前的那個開朗的明叔在我的印象中漸行漸遠。再後來,我見到他了,在父親的面前也提起過他,說他怎麽樣,父母卻說,明叔不可能是那樣勢利的人,盡管這樣,我也懶得在父母的面前提起他了。
跟他正式交往是一次我在我的堂叔偉凡那裏。
記得那是幾年前的一天,我到凡叔的辦公室,跟他說起我的事,他突然提到了金明的名字,說他熱心,很有人脈,只要他肯幫忙,在陸河是沒有什麽辦不了的事。這話既然是出自我所敬仰的凡叔的嘴裏,于是,對明叔的看法産生了一些變化。
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回來後我就去找他了。
他爲人很是謙虛,在聊天的過程中,他跟我說起了很多以前的往事,言談舉止中無不顯示出他的忠厚老實和直爽的性格特點。
他爲人很平和,在與他的交流中,根本看不出他的傲慢,只要有時間,他都可以跟你一直地說下去,我們什麽都談,不知道是否因爲我內心壓抑得太久的緣故,我覺得跟他交流就是一種享受。找他的人很多,在聊天的過程中,他的手機總是響個不停,所以總覺得時間很短暫。
因爲他的爲人平和,很多人都想跟他聊天,他的朋友很廣泛,我如果想要找他,只能等到周末早上十點半左右,守候在他的家裏,等他起床。
見到在他的走廊裏放著一副某局長送來寫著“海納百川”的匾額,問他怎麽不挂起來,他說家裏挂不了那麽多,只好委屈匾額站在走廊裏了。
那一次,我們的話題從字畫說起,他說自己不怎麽懂得字畫,最高的欣賞水平也只是停留在字畫的好不好看的基礎之上,絲毫沒有什麽收藏的心。他說有一次見到局長的字有些好看,隨意地在局長的面前說了一句:“可不可以送我一副字。”說了後,他也沒有怎麽在意,沒有想到過後局長居然叫人把字裱在鏡框裏送到家裏來了,金明叔不怎麽喜歡這些字畫,他卻經常可以遇到懂得字畫的人,那些人也不知道怎麽回事,總是想著法子送給他字畫!
話說中國寫雞很厲害的畫家白燕君來到陸河,大家見到畫家,都以能得到他的畫感到榮幸,見到“雞王”,都把他視爲神仙,對他又是給紅包又是送禮物,想贏得到畫家的歡心,至于爲什麽要這樣,也許他們並不知道,也許僅僅就是慕名而已罷了。可是金明叔卻不怎麽理會,在很多人都心滿意足地拿到畫時,都用一種近乎鄙視的目光看金明叔,說他如何的吝啬,人家都花了很多的錢才好不容易地得到“雞王”的真迹,你倒好,居然連2000塊錢的潤筆費都不肯出!盡管這樣,金明叔,還是一副教授的樣子,保持著一副只有學者清高的作風,絲毫沒有阿谀奉承的形象。
金明叔有一個同學邱某,平時喜歡在同學、朋友面前顯示自己的學識與品味,見到“雞王”後,更想在同學、朋友的面前顯擺顯擺,爲此,他不惜重金地收買了“雞王”,要他收自己做學生,令人感到可笑的是他的這個同學根本就不懂得畫,更不要說畫畫了。
金明叔說,那次他親眼看到了邱某在一個賓館的房間裏面,跪在地上拜著“雞王”,“雞王”還用手在邱某的頭上摸來摸去的,樣子極爲滑稽。值得邱某感動的是,後來“雞王”終于給他畫了一張畫,而且提名爲“贈學生XX字樣”,邱某拿到後很以爲榮。
金明叔通過和“雞王”的幾次的接觸後,到了縣政府,他的同學、朋友見到他的到來,都很禮貌地說“普京”來了。他也不反對,“雞王”,覺得奇怪,細細看時,確實有點像,又見他一副嚴肅的樣子,心裏已經有些敬意。特別是他那不會阿谀奉承的舉止,更是使他心存驚異,只見金明叔對畫家說了一句:“像我這樣的人要不要一張?”“雞王”沒有想到他會提出要畫的要求,感動得連聲說“要、要”。在給縣委書記畫好後,馬上就給他也畫了一漲,署名爲“贈彭金明弟”!
後來,金明叔送給“雞王”三十斤黃酒,而且在他的同學面前說,那酒可是四塊多錢的啊!不知道那個同學見到那幅畫後的提款時心裏是怎麽想的。
金明叔就是這樣,冷淡中不乏幽默。
要說金明叔有怎樣的能力不好評價,但是我知道現在的河邊大道、河田老糧所的征收,都脫離不了他的努力。雖然他的事迹不被很多人知道,但是他的那種爲人態度將是我學習的榜樣。
金明叔是值得交往的,父母經常告誡我,我怎麽能忘記他呢?只是見他經常吸煙、喝酒,真爲他的身體擔憂。也跟他說起過,他只是笑笑而已,是否他的笑容裏包含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意思麽?

2001